顾襄

我心迢迢 惟盼他安。

【蟒獒】从你的全世界路过

ooc有      私设有   勿上升真人。





“科哥?”
“科哥你还在吗?”
手机在桌面上震动,张继科如梦初醒地拿起来,手指在屏幕上划了两下,看到周雨几分钟前发的另一条消息。
“昕哥要办婚礼了。”
“科哥你时间排的开不,能不能来?”
能不能来?
当然。
他很慢地打字回复,手却很稳,按下“发送”的一瞬间,那双眼睛变得像窗外的夜色一样,无星无月,幽深黯淡。


他退役后没当教练,转而经商,搞一些投资,没赚到什么大钱,他也不在乎。
他的工作重心放在青岛,为的就是多陪陪爸妈,弥补内心那点不可告人的愧疚。
爸妈至今也不知道他的那些荒唐事——的确是荒唐,幸好今天过后,不管他是否情愿,那些事到底被画下了一个曲折的句号。


他挺久没回过北京了,虽然许昕在上海做教练,但熟人多在北京,于是婚礼地点最终是选在了北京。
周雨是伴郎,为了婚礼的事忙前忙后,还负责联系当年的老朋友们——这些都是周雨半开玩笑半抱怨地在微信上告诉他的,看到这条消息张继科半天没回,周雨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其实曾经——
曾经,队里和许昕关系最好的,是他科哥,张继科。
周雨心思细腻,思前想后半天,才又发了一条:“其实最开始昕哥想让科哥你当伴郎来着,想着你忙,离得又远,才联系的我。”
又迅速补充:“幸亏你没当伴郎科哥,简直累死个人。”后面跟了个崩溃的表情。
张继科揉了揉脸,试图让自己倒映在屏幕上的脸看上去不那么僵硬,他自己看着都觉得难看。然后他在一室黑暗中安慰了一会儿他弟,又拒绝了周雨让他提前两天来的提议,“我是真忙,估计当天到。放心,肯定不会错过,哥多靠谱啊~”

忙个屁。靠谱个屁。他自己都觉得搞笑。许昕挑的是好日子,国庆,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工作狂,忙什么?
不过话说都说了,他到底是订了婚礼前一天晚上的票,火车,晚上出发,清晨抵达。
前半夜他一直坐在窗边,看窗外呼啸过灯红酒绿或荒无人烟,脑子里也漫无边际。
后来张继科想许昕的婚礼他总不能顶着双黑眼圈去吧。
那可是许昕啊。
于是后半夜他伴着火车单调的汽笛声入眠,一夜无梦。

有人在拍他的脸,声音模模糊糊的有些远,似乎在催他起床,“许……”
许昕别闹。
他想说许昕别闹。

然后他瞬间便清醒了。
你别闹了吧张继科,你哪来的许昕?
他早就……不是你的了。
他睁开眼睛,列车员温和的提醒:“先生,快到站了,请准备好您的行李,准备下车。”
他点头道谢,看着列车员离去,又闭上了眼。
他不过待一天,这儿是他的异乡,无家无亲,也就没有……行李。

上了出租车,他把周雨发的地址磕磕巴巴念下来,司机一脚油门踩下去,“哎呀这个酒店高级呀,经常办婚礼的。是去参加婚礼吧?”
“嗯。”
“朋友的?”
“嗯。”司机明显善谈且善看人脸色,看这位着实没有聊天的意思,索性放弃了挑起话题,放大车载音响的音量。
电台主持人正在念开场白,一男一女,你一句我一句的十分和谐。
张继科听了一会儿,莫名觉得耳熟。他皱眉思索,正巧路过一张巨幅广告牌,上面是一部新电影的宣传海报,张继科于是蓦然想了起来。

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。
他们难得休假,他本来打定主意要在宿舍昏天暗地地好好睡一觉,许昕却来死缠烂打,咱们出去逛逛呗继科,科子,科哥。
他架不住许昕软磨硬泡,行行行,出去出去,逛逛逛。
途经一家电影院,许昕忽然拽住他,“咱们看场电影吧。”
“啊?”他有点茫然。
许昕重复了一遍,语气里有点奇怪的郑重:“咱们看场电影吧,继科。”他有点委屈似的,“咱俩还没一块儿看过电影呢。你看,你看人家……”许昕指了指不远处刚刚走进电影院的一对男女。
他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许昕想和他做一切普通情侣都会做的事情,今天他并不是一时兴起,而是策划已久。
他看着他,慢慢弯起眼角,“好啊。”

选片时张继科瞟了瞟宣传册,实在没一个他感兴趣的,干脆让许昕选。
许昕十分乐意,一米八的人驼着背在那儿研究了半天,兴高采烈地拖着他去买票。
售票员笑容可掬地递过票来,“祝两位观影……”看见许昕张继科两个大男人后明显愣了愣,“……愉快。”
张继科接过票来一看,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。
名字怎么这么酸啊。张大诗人翻了个白眼想要吐槽,转头看见许昕笑的傻呵呵的,又默默地忍住了,认命地走向他,“走吧。”

果然很酸。
典型的青春片,主角是电台主持人,电影开头就是小清新风格的念白。
他看的不是很认真,有点昏昏欲睡的时候竟然听到了前排小姑娘抽泣的声音。打起精神看大屏幕,长相喜感的男人追着出租车,满脸眼泪,“荔枝——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荔枝——”
那悲伤太真切,他定定地看了一会儿,男人的身影渐渐被缩小,变得模糊。
后面就没有什么让他印象深刻的情节了。
哦对了,这首歌的主题曲低沉地响起来的时候电影的气氛渲染的挺好,听起来很搭。许昕仗着唱歌不错,回去就学了那首歌,叫什么来着,叫……
全世界谁倾听你。

许昕学会了就天天在他耳边单曲循环,烦死个人。
张继科勾起嘴角,无意识地笑了。

司机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:“到啦。”
张继科付钱下车,抬头看这座高耸入云的建筑,被北京秋天的阳光刺的眯起眼来。
周雨方博还有新娘那边的几个亲友在入口迎宾,周雨看见他的时候明显送了口气,高兴地迎上来,“好久不见了科哥。我差点以为你要晚了——走走走先进去。”
跟刘指导肖指导几个长辈问了好,方博贴心地把他引到老朋友们那一桌,陈玘、王皓、马龙、樊振东都在。他落座,笑着一一打了招呼,回答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,几年未见的陌生感也就渐渐褪去,似乎又回到了曾经勾肩搭背无话不谈的好哥们。
但张继科清楚地知道,有些东西,永远地回不去了。

大厅的灯光忽然暗下来,有音乐悠扬地响起来。
方博溜了回来,“哎哟可算是完了,”端起水灌了几口,“新郎新娘入场了,嘿看许大蟒,人模人样的。”又幸灾乐祸,“可怜雨哥了,伴郎还得跟着。”
张继科的目光遥遥投向那一束追光——他们手挽着手踏过红毯,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那对璧人站在司仪面前,听完冗长的贺词,到了交换戒指的环节。
“新郎请为新娘戴上戒指。”
是不是错觉呢?许昕朝这个方向看了一眼。
是错觉吧。他近视,今天没有戴眼镜,这么远的距离,他怎么可能看得见?
他当然看不见。
……看不见。


“……新郎?”
许昕低下头,为他的新娘套上戒指。


张继科睁大眼睛。全场掌声、欢呼声交杂,他却分明听见了歌声。
清澈的、温柔的、隐忍的,带着少年满满的、认真的情意。
“多希望有一个像你的人
但黄昏跟清晨无法相认
……从你的全世界路过
把全盛的爱都活过
请往前走
不必回头
在终点等你的人会是我”


其实是我路过了你吧,而你,找到了终点。
那么就大步向前走吧,再也......不要回头。
张继科看着象征幸福的红毯尽头许昕的身影。
恭喜。
他低低地说。